系统通道

国内调查系统

省内市县区调查系统

数据解读
数据解读

南宁市:改革开放四十年CPI见证经济发展腾飞

所属分类:数据解读 | 2018-11-29 | 点击:4496 | 字号:T|T

“改革开放四十载,绿城百花尽争妍。经济腾飞起巨变,城乡旧貌焕新颜。”改革开放四十年,南宁市经济发展迅速,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昔日的西南边陲小城变成了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区域性国际都市,“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是进行经济分析和决策、价格总水平监测和调控及国民经济核算的重要指标,CPI作为市场变化和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南宁市CPI的变化历程见证南宁市经济的发展腾飞。

一、南宁市CPI波动轨迹回顾

1984年以来(南宁市从1984年开始编制物价指数),南宁市CPI几经起落后逐步过渡到温和上涨,1983年为基期,2017年南宁市CPI总水平上涨约512.6%,年均涨幅约5.5%

从各年变化来看,1984年至2017年间,南宁CPI的最高涨幅为1993年,上涨25.1%;最低涨幅为1999年,上涨-4.1%。其中,呈上涨态势的有28年,年度涨幅超过10%的有7年;超过20%的有3年;呈负增长的有5年;价格持平的有1年。

  

二、南宁CPIGDP呈正相关

回顾1984年以来南宁市的经济发展和价格改革和调控历程,CPI的波动都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从图2可以看出CPIGDP增速呈正相关,总体来说,CPI的波动幅度要大于GDP增速,但走势与GDP基本一致,GDP增速加大时,CPI呈上行趋势,GDP增速放缓时,CPI呈下行趋势,且GDP增速的4个高峰值与CPI4个高峰值时间节点基本吻合。分时期来看,价格改革前期CPI波动较大,中期CPI波动幅度缩小,后期CPI逐渐趋于平稳,大致可以分为5个周期。改革的初期和攻坚期,经济体制和价格形成机制还未完善,CPI经历3次大起大落,其中2次的最高峰值都超过20%;改革深化期和经济高速发展期,CPI波动幅度有所缩小,最高涨幅不超过10%,但波动还比较频繁;改革新时期,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逐步稳定,CPI波动幅度进一步缩小,CPI呈平稳温和上涨态势。

三、南宁市CPI的周期变化及特点

(一)CPI大致呈现5个周期

根据上述分析,1984年至2017年南宁市CPI大致可以划分为5个周期(见表1)。

(二)各周期的主要特点

1.1周期(1984年至1990年),改革初期。1978年以前,我国实行计划经济,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政府直接定价的比重为97%,改革开放后,政府对社会消费品逐步放开管控价格,1984年价格“双轨制”改革全面推行。由于价格改革还处于探索阶段,市场配置作用还未得到发挥,供求关系不平衡,经济发展的不协调问题突出,导致改革开放初期各类商品和服务价格波动较大。各年CPI分别上涨4.4%18.3%5.2%11.1%21.6%19.4%-2.0%,累计上涨约105.4%,年均上涨10.8%,波动幅度为23.6个百分点,比GDP波动幅度高11.1个百分点。价格经过了2次较大幅度的上涨,其中食品价格、书报杂志类、医药及医疗用品类、服务项目价格由于供应短缺和受压抑的需求释放,而上涨幅度较大,对CPI总指数上涨影响较大。

2.2周期(1991-1996年),改革攻坚期。南宁开始大刀阔斧进行经济改革,上世纪90年代初期,南宁进行了一系列经济改革,一是投融资体制改革,南宁依靠“以项目资金带开发,开发一片建设一片”的滚动式发展思路进行房地产开发和城市建设;二是政策体制改革,出台了四大财政体制改革措施:成立收费管理局、政府采购管理处、工程预决算审核所和会计公司;三是尝试非上市公司股票托管,1993年成立了全国第一家股权证托管中心;四是住房制度改革,1992年起开展以买房为重点的住房制度改革;五是进行企业改革,鼓励优势企业兼并劣势企业,在企业间开展资产重组。这一期间,由于改革深度和广度都十分大,导致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CPI各年指数分别上涨4.1%6.7%25.1%24.8%18.6%3.3%,年均涨幅13.4%,波动幅度高达21.8,比GDP的波动幅度高4.6个百分点,比第1周期的年均涨幅高2.6个百分点。

3.3周期(1997-2002年),改革深化期。这一时期,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的鼓舞下,全国掀起了新一轮的改革开放热潮,南宁经济发展和价格改革也进入了新时期。从1995年起,南宁即按照“政企分开”的原则,在工业系统内部组建了南宁市国有资产工业投资公司,1997年又进一步撤销了一批行业主管部门和国资工业投资公司,成立了“振宁”、“壮宁”、“沛宁”三家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在广西率先建立起“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企业”三层国资经营管理体制,被国务院国资委等部门认为“对我国行政事业性国资管理体制改革具有示范和借鉴意义”。1997年,南宁市向一家企业转让南宁“四桥一路”的收费经营权,又逐步通过拍卖土地使用权、公用事业和基础设施广告经营权等方式,通过资本运作进一步完善投融资体制改革。这一时期CPI各年指数分别上涨0.2%-3.3%-4.1%0%2.8%-0.6%,年均上涨-0.9%,波动幅度6.9个百分,各类商品及服务价格明显回落。GDP年均增速10.1%,波动幅度4.8个百分点,经济发展增速放缓,但仍保持中高速增长,价格改革取得明显成效。

4.4周期(2003-2011年),经济高速发展期。这一时期,南宁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进入快车道,GDP年均增长14.3%,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21世纪以来,南宁市委、市政府提出把南宁建成区域性国际城市和广西首善之区,这一重大决策推动了南宁城市建设向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前进。南宁在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中取得了一系列成绩:不断更新的地标大厦高度、快速环道和环城高速的公里数不断增加,城市路网建设日新月异,城区面积翻倍扩大等等。2006年初,南宁市委、市政府又提出南宁市城市建设重点“以邕江为轴线、西建东扩、完善江北、提升江南、重点向南”的发展战略,开发建设五象新区,再造一个新南宁。受经济加速发展的影响,这一时期CPI呈波动上行的态势,年均上涨3.1%,比第3周期涨幅扩大了4个百分点,波动幅度为10.2个百分点,各类商品及服务价格温和上涨。

5.5周期(2012-2017年),改革新时期。随着改革的全面深入,市场经济在社会资源的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大部分商品的价格已由改革开放前的政府定价转变为由市场供求决定。这一时期,南宁经济发展增速明显放缓,GDP年均增长9.1%,比第4周期缩小了5.2个百分点,但是东盟博览会永久落户南宁、北部湾经济区的发展、“一带一路”的建设,促使GDP仍然保持了快速增长。CPI小幅温和上涨,年均上涨2.0%,波动幅度明显缩小,比第4周期缩小了8.7个百分点。这一时期,国家继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对外开放,南宁紧跟中央步伐,继续推进深化改革升级、扩大开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明显,实现了经济快平稳较快发展和物价基本稳定的发展目标。

四、新时代CPI需关注的问题

党的十九大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在此背景下,在促进经济高质发展的同时,如何做好价格机制改革,稳定物价,成为我们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一)正确处理物价稳定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

经济快速增长与物价稳定是存在一定的矛盾的,一方面是经济快速增长,会增加社会总需求,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的扩大可能会推动物价大幅度上涨。另一方面是物价上涨特别是物价大幅度上涨会影响经济发展,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各种经济信号失真,扰乱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并且导致社会实际收入分配不公平,加剧社会矛盾,造成市场混乱,经济发展受阻,甚至倒退。因此要将物价控制在与经济发展增速相匹配的低通货膨胀区间,低通货膨胀的特点是,价格上涨缓慢且可以预测。我们或许可以将其定义为年通货膨胀率为1位数的通货膨胀。此时的物价相对来说比较稳定,人们对货币比较信任。

(二)继续完善价格形成机制,维护市场主体地位

经过长期价格改革,我国价格市场化程度已超过97%,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价格机制基本形成,价格波动能够更好、更及时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要继续加快价格市场化改革,继续完善价格形成机制,加强市场监管,确保各市场主体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在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促进经济增长。

(三)继续做好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商品价格的调控和管理工作

一是要稳定农副产品价格,农副产品是市场消费刚需商品,其价格变动往往会波及其他商品,从而对经济社会发展运行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既要充分重视农业发展,抓好三农建设,避免“米贱伤农”的情况,又要继续做好“米袋子”、“菜篮子”工程,避免“米贵伤民”。二是要抑制房价过快上涨,要加强对房地产市场价格的监测预警工作,要遏制房价的不合理上涨和过度上涨,依法打击投机炒作和哄抬房价的违法行为。

(编辑:nndcd)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